<listing id="xdh1b"><var id="xdh1b"><i id="xdh1b"></i></var></listing><menuitem id="xdh1b"></menuitem><var id="xdh1b"></var>
<menuitem id="xdh1b"><dl id="xdh1b"><listing id="xdh1b"></listing></dl></menuitem>
<var id="xdh1b"></var><listing id="xdh1b"></listing>
<cite id="xdh1b"></cite>
<var id="xdh1b"><strike id="xdh1b"><thead id="xdh1b"></thead></strike></var>
<var id="xdh1b"></var>
<var id="xdh1b"></var>
<menuitem id="xdh1b"></menuitem>
<var id="xdh1b"></var><cite id="xdh1b"><strike id="xdh1b"></strike></cite>
<menuitem id="xdh1b"><strike id="xdh1b"><listing id="xdh1b"></listing></strike></menuitem><del id="xdh1b"><span id="xdh1b"></span></del><var id="xdh1b"></var><var id="xdh1b"><strike id="xdh1b"><listing id="xdh1b"></listing></strike></var>
<cite id="xdh1b"></cite>

你得詳情頁文案是什么獸?快來我手把手教你

wangyang發表于 2014/12/04

你得詳情頁文案是什么獸?快來我手把手教你

產品策略理清之后,接著落地到文案。目前詳情頁的文案常見的有:惜墨如金極簡式丶喪心病狂超長式丶樸實無華陳述式丶牛逼轟轟華麗式丶簡單粗暴力量式丶詩情畫意文藝式種種。還是那句話:天下文案一大抄,看你會抄不會抄。透過文案抄策略,才能抄出本質來。

想抄詳情頁文案?如果以熱銷產品為標桿那就錯了。熱銷產品不等于文案牛逼。就如同理發店最貴的師傅未必剪的最好丶選秀節目中的冠軍未必專業最強是一個道理。

依始稷的習慣,還是首先理清詳情頁文案的功能是什么。始稷以為是:實現策略落地,與消費者溝通,表達產品優勢,為設計鋪好路,是文案的功能。

一者,文案是軸承,上承策略下啟設計;二者,文案是跟班,說產品好話并把功勞給產品;三者,文案是翻譯,在相應的媒體下用消費者語言體系溝通。

所以,策略不是創意,文案不是創作。兩者都是表達。策略無定式,文案更無定法。尤其是中國文字歷經數次改易,從文言到白話(任何時期的文言都是當下的白話),從書面語到口語,再到網絡語言。駕馭中國文字越發的難。但是,從中國文字的演變中,我們可以看出廣告文案的端倪:規避政策丶讓人看懂。合情丶合理丶合法是文案的基礎。

當下多數的詳情頁文案閱讀率都很槽。不要說詳情頁文案,即便是寥寥數字的戶外立柱廣告文案,也不能保證字均閱讀率。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文案就有了偷懶的借口:時間這么短,又不是每個字都有人看,差不多就得了。有沒有人看完是他的事,你做不做到是你的事。你寫的字字珠璣,他才可能細細品讀。

快速下單唯有先出殺招

按照產品策略邏輯,詳情頁文案就是刀子,越早“殺敵”越有利。

貓和虎都是貓科,為什么區別這么大?貓抓到耗子還得玩一會兒,老虎捕獵直接下殺手。

兇猛的文案能用一個字就不用一個詞,能用一個詞就不用一句話,能用一句話就不用一行字,能用一行字就不用一段話??倸w,始稷以為:詳情頁文案應該“先出殺招”。越快讓買家下單效率自然越高。

而“殺招”往哪兒下手?就要借助于一些情景的數據了。文案從哪起頭,最應該參考的就是主要流量來源是什么丶關鍵詞是什么。譬如:是大促活動流量就從促銷起頭丶是品類搜索流量就從品類起頭丶是品牌搜索流量就從品牌起頭丶是風格搜索流量就從風格起頭等等。也就是第一屏展現什么內容應該由主要流量的預期決定。就如同你對熱戀中的人說柴米油鹽遠不如談風花雪月來的好,因為他們當下的狀態就是這樣。按此邏輯,想擺脫靠促銷成單,要從流量上擺脫。只有買家不是沖著促銷來的,才更有可能靜下心來發現產品自身的優勢(前提是你的產品自身真的有優勢)。

所以,說到底,從哪開頭寫文案也不是隨便抄的,別人上來就談風花雪月的談情懷,是因為人家的主流量不是促銷入口,不以促銷為入口還有銷量,多半是人家產品內功和營銷外功到家了。所以,要抄襲別人的詳情頁邏輯,至少要先搞清楚人家的流量來源。搞明白這一點,就能清晰的判斷所謂4A廣告一圖勝千言丶實戰廣告說粗話,俗話,白話丶地產廣告調性與價格平行這些常見的表象也并不能單純的論對錯。還是那句話,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因框架結構方面的文章已經很多,且需單獨成篇,所以本文主要分享一些始稷寫文案的思維。

文案的3+1基本原則

什么樣的殺招才屌?初寫文案,常常以為是賣弄技巧,實際上是稚氣未脫的無知表現。

現在生活節奏這么快,漢字序順真的響影讀閱嗎?等等,回頭重新讀一次前一句試試,是不是有什么不對?這是廣為流傳的老梗,是現代人閱讀行為真實寫照。想讓人停下來逐字閱讀你的廣告文案?即便是劉勰在世,王勃重生,李白穿越,也都無能為力。一來取決于受眾情緒,二來要看媒體環境。對于詳情頁文案更是如此,因為到達成本實在太低。

“毛派營銷”向來尊崇“打土豪分田地”式的落地法(人人看的懂,眼下就有利)。這個方法在策略和文案上是通用的。為了讓更多人看懂,就要從0開始寫。這是被很多以“出奇”為目標的文案放棄的基本原則。其實《孫子兵法》說“守正出奇”,始稷以為守住正道便有奇跡。為了讓更多人看懂,始稷也寫從0開始,先說說文案的3+基本原則:

1丶 避免生僻字

為什么要避免生僻字?你會拒絕沒有文化的人買你東西嗎?如果不會,那么生僻字就是無效傳播。怎么衡量生僻字呢?譬如“饕餮”丶“雋永”是出街很高的詞兒,就算是生僻字?!犊滴踝值洹窙]有歸為常用字的就是生僻字。還有一個判斷方法就是一票否決制,問問10個不同識字水平的人,有一個人不認識就算(當然不用問中文系畢業的)。其實只有初級作家和文案才需要用生僻字來實現高冷丶用臟字來表達暴力。如果非要用生僻字怎么辦?注音。

2丶 慎用多音字

為什么要回避多音字?你能輕松的讀出“美的空調”丶“阿膠棗”,同樣能讀對“愛樂”(一品牌名)的音嗎?能讀準“好慈善”嗎(有人評價一慈善人士的行為)?自己組詞時,多音字一定要用能順下來的,否則就是給傳播制造障礙。諸如“翹首”qiǎo丶“禪讓”shàn之類固有的詞兒,即便讀錯音也能理解,倒沒有什么問題,但最好自己公司的人不要讀錯,尤其是老板。

3丶 少用點術語

包裝概念,讓消費云里霧里制造牛逼氣質不是不可以,但在詳情文案中盡量少用術語,適度有點能凸顯自己專業就夠了(如果策略窮到只能通過術語才能顯示專業)。諸如我們不懂醫學的人,看到“復方氨酚烷胺片”是一頭霧水,看到“感康”立馬就明白這是干嘛的。

+1讀出來檢驗

以上3點是基本的原則,都是為了一個目的:“讀的出”。

一篇文案連讀都不順,就不要想著讓人看完,更不要說能影響心智了。

所以寫完文案一定在讀出來檢驗。

“精氣神形”四步文案寫法

文案光是能讀的順嘴,充其量就是順口溜而已。王國維在《人間詞話》里用“寫境”與“造境”丶“有我”與“無我”丶“大境”與“小境”的“境界學說”作為評判詞作的標尺。文學講“境界”,文案則要講“精神”。始稷套用過來,用道家內丹(以自己身體為丹)常說的“精氣神”加上“形式”為邏輯,粗略敘述自己寫文案的思維過程。

始稷在策略篇主要用了家紡舉例,那么在文案篇繼續用家紡舉例。

先從頭梳理一下一般家紡文案都在說什么。“純棉”丶“高支”丶“緞紋”丶“提花”這是四組傳統家紡的文案著力點。所以始稷必須粗略的絮叨一下這四組概念(寫什么產品寫文案都需要先了解產品才行)。

1丶“純棉”丶“混紡”丶“化纖”這組還好理解,“純綿”就權當是純棉花了,混紡就是混合的面料,化纖就是人工的面料,其他諸如什么絲之類也不難理解。

2丶“30支”丶“40支”丶“60支”是個什么玩意?不容易理解。反正始稷是一頭霧水。按一般消費者邏輯,“高支”就是厚實,數字越大越厚(實際恰恰相反),因為把后邊的“紗(線)”省略掉了,容易讓人以為是在說布料的密度。實際上高支(紗)是單位重量內織出單位長度的紗線數量,和密度是兩個概念,支數越高線越細而已。同樣的是一斤(實際英制織數單位1磅)棉花,織出多少米(實際英制支數單位為840碼)紗線,30就是30支,40就是40支,家紡達到40支就是高支了。而密度則是單位面積內的經緯紗的數量。

3丶“平紋”丶“斜紋”丶“緞紋”這組前兩項還好,緞紋就糊涂了。最通俗的解讀就是:平紋是經緯紗每隔一根交織一次(正反一樣)丶斜紋是最少隔兩根(錯開交織呈現出傾斜的紋路,所以更結實一點)丶緞紋是最少隔三根(交織點少了,所以更平滑)。

4丶至于“印花”丶“繡花”丶“提花”,印就是印刷上去的,繡就是刺繡上去的,提花是啥?又迷糊了。最通俗的解讀,提花=織布的時候織出來的凸凹圖案。

雖然還糊涂,但是我們知道了:純棉=原料丶支數=紗線丶密度=面料丶紋路=工藝。在這4組概念下,剩下的賣點基本就在圖案丶價格和細節上了。下邊就以這四組概念為基礎來提煉精丶氣丶神丶形。用品類最廣譜化的共享條件,不用品牌所獨有的賣點,更能體現文案寫作的方法。所以下文以“始稷家紡”為品牌名舉例。

一、聚精——找數字

如果沒有更好的創意,那就使用數字吧。數字是文案的精。

很多詳情頁文案都在說數字,但是同樣的數字,不同的寫法效果是不一樣的。

先來看幾個可以用來“抄”的范本:

“烏江榨菜,三腌三榨”丶“特倫蘇,每100克牛奶中蛋白質含量高達3.3克,比國家標準高出13.8%”丶“??能品味的歷史,440年,國窖1573”丶“我家的A.O.史密斯熱水器,是父親在50多年前買的”丶“這輛新款勞斯萊斯在時速60英里時,最大的噪音來自電子鐘”(At 60 miles an hour the loudest noise in this new Rolls-Royce comesfrom the electric clock)丶“益達,飯后嚼兩粒”等等等等,以及上文提到的香飄飄奶茶繞地球幾圈,都是提煉數字的文案。先不討論這些廣告是否合時宜,他們都有一個共性:通到標準化丶具體化丶生動化的數字暗示,讓人輕易就以明白數字在表達什么。

相對而言,“60支優質新疆長絨棉”就顯得很糊弄事兒了。我們知道支數就像手機像素一樣,是個不能直接決定品質的概念,在詳情頁里支數就是一個參數,是行業共享的東西,怎么能把這個參數提升到品牌專屬slogan的標準呢?

“始稷家紡,北緯39.3度簽約產區,每斤棉花可紡紗線約0.85公里仍然不斷”

如果覺得不夠勁,可以再加上對比(順便絮叨兩句:貶低競爭對手是下策,自己總和類目豆腐塊去比,就是引導買家去比,結果一比,銷量高遮百丑):

“這是一般棉花的兩倍”。

這句文案顯然不夠專業,因為受眾就是不專業。先把新疆阿克蘇這種誰都可以說的產地標簽,換成緯度形成一定區隔(緯度影射了光照時長等環境因素,可在內文中加上,本文不贅述),免去做“公益”,“線”字從專業上也是多余的,但從消費者角度“紗”才是模糊的,寫文案不是寫論文,首先要讓人能看懂。這句文案只是換了個計量單位,用具體的數字來區隔同類描述,為什么用0.85公里而不用顯得更大的850米?因為公里是一個容易形成“心理疲勞”的單位,0.85公里這么長還不斷,這線太結實啦!最后收尾點睛。如果沒有“仍然不斷”收尾,這句文案就瞎了,光有數字而沒有神,你紡0.85公里能說明什么呢?消費者沒時間去想,你要引導他。

再譬如說密度,133*73也是數字,但是這代表個啥?還得想??梢赃@樣寫:

“始稷家紡,每平方厘米布料中,有206根極細棉線交織,這是最能兼顧結實與透氣的標準”。

只是換個計量單位,把數字具體化,越是具體就顯得越是認真,越是專業。數字之后給到利益。結實丶透氣,這是和消費者有關系的,數字便不再空洞。

再譬如,我要從“純棉”上突破,什么精梳棉丶精紡綿丶長絨綿的太亂套了,什么充足的陽光丶溫度丶濕度啥的別人都在說,消費者無法甄別誰優誰劣??梢赃@樣寫:

“北緯39.3度極品長絨綿有兩種用途,一種是制成始稷家紡,另一種是制成防原子輻射布“。

這是從產區上挖掘切入點的“類比手法”,能制作防原子輻射布的棉花肯定牛逼啊。廣告圈向來有“對比出奇跡”的說法,始稷以前也總是絮叨《易經》比卦的策略應用,用第三方類比,下策是把對手比下去,上策是把自己比上位。

找數字還有很多方向,暫不贅述。

二、化氣——帶情感

數字本身是冷的,是沒有感情的,消費決策最后產生購買行為的瞬間是感性的,所以廣告文案要偏感性才好。如果沒有更好的創意,那么形容詞最容易帶入情感。譬如蘋果的文案就常常用形容詞。

與名詞結合,形容詞有前置為定語:“好空調,格力造”,后置為謂語:“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戴爾比斯)”,形容詞連用:“牙好,胃口就好,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藍天六必治)“丶對立形容詞連用:“小身材丶大智慧”。形容詞與動詞結合:“停下來,享受美麗(美即)”,等等等等。

文案中常用的形容詞:大丶小丶多丶少丶快丶慢丶高丶低丶冷丶暖丶明丶亮丶喜丶樂丶新丶老丶好丶美丶簡丶奢10對,延展為“最A”(如:最好)丶“極A”(如:極低)丶“A+”(如:慢生活)丶“A如B”(如:快如閃電)等形式。如沒有特別需要,不要用三丶四個字的形容詞。

四件套常用的形容詞:“奢華貢緞提花工藝”,“奢華”很帶感,但是真正奢侈品什么時候說自己奢華了呢?當一個形容詞被同行用濫的時候,就不值錢了。奢華已經是一個極端的形容詞了(形容詞大多都極端),怎么破?

“經緯紗線逢五相交,原織花紋極盡奢華”

前面是說貢段,后面是說提花。這句文案并不好,因為太拽了。但比“奢華貢段提花工藝”要好,始稷為什么這么大言不慚呢?因為這句文案先做了鋪墊才說的奢華,而不是上來就說我很奢華。通過少量文字解釋了什么是“貢段”(緞紋)什么是“提花”,還原織布的場景,先因后果,讓奢華有根。至于拽,可以在下邊用內文解釋一下未盡之意。

上邊是保留了奢華這個詞后置為果,如果舍棄奢華,還有什么高大上的詞兒?

“只有最難的貢段提花,才能讓肌膚如牛奶般柔滑”

用化妝品常用的“牛奶般柔滑”作為“利益點”來形容貢段的優勢,讓女性有一種熟識感。但是感覺不夠勁,想用最流行的大詞兒。試試把因果換位:

“為了讓您感受牛奶般柔滑,始稷家防重新定義貢段提花”

有了前提,再說什么重新定義就不會顯得很不要臉了。但還是用的“貢段提花”這個共享詞,怎么才能突出比別人強呢?

“始稷家紡提花師,最低上機經驗10000小時“

結合數字,突出人而非機器,因為機器是有錢就買的到的,而人的差別更大。10000個小時是心靈雞湯普及的數字(堅持10000小時即為專家的扯淡理論),代表著專業。既然是扯淡為什么還這么說?因為已經有了消費者認知基礎。

一直在用全綿丶高支丶高密丶貢段丶提花這樣高大上的原料和工藝舉例,混紡丶低支丶低密丶平紋丶印花怎么辦?

“拒絕一切概念,實實在在始稷家紡”

揚長避短,既然原料和工藝都沒優勢,那就不談這些。過于繁雜的專業概念對于消費者的選擇實際上是障礙,通過沒有明確指向性的“拒絕一切概念”,正好對應上消費者這種霧里看花的狀態,加之圖案好看,價格低廉,就齊活了。

順便羅嗦一下,如果想品牌有逼格,那么產品和產品之間一定要有一條線貫穿起來??梢允秋L格丶工藝丶原料等等。上至金絲下至化纖塞到一個品牌是不靠譜的。品牌的這條線越是清晰,品牌價值就越大。

三、提神——入情景

數字的“精”和情感的“氣”,更多的還是就產品說產品,都是內在的東西,只完成文案的“跟班”作用,達到“把功勞讓給產品”的意圖。要出來文案的“翻譯”效果“用消費者語言體系溝通”,還需要有“神”。怎么讓文案傳神呢?最簡單的辦法:你所描述的正是他現在或者想要的生活。達到這一條件,就可以打破“毛派營銷”靠俗來落地。

情景有寫景(描述現在的情景)造景(描繪買了產品之后的情景)之分,長文案通常是并用。寫景如:“小孩咳嗽老不好,多半是肺熱”,造景如:“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并用如:“鼻子不通睡不著覺?快用新康泰克牌通氣鼻貼……鼻子通了精神爽”。情景營銷是“蒙派營銷”最常用的手法,多用于“道若極三境”雪中送碳型產品。

以上所舉的例子,單從文案看似乎不能滿足“情景”這一詞,這么想就狹隘了。文案是上承策略下啟設計的“軸承”,文案點到要害,場景用平面或者動態鏡頭來放大。

家紡的重點應該是寫景還是造景呢?最簡單的判定方法:按“道若極三境”,雪中送炭型產品寫景為主(觸到痛點騷到癢處就信你了),錦上添花型產品造景為主(營造一個值得追求的夢才行)。而家紡是后者,所以造景為主。如果有非常好的創意,寫景也未嘗不可。

還有一個問題:消費者對一個床單被罩能有多大憧憬???實事求是的說:很小。

好看第一丶舒服第二丶健康第三,上文策略篇中提到了利用“審美不自信”來表達好看,暫不贅述這一方法。本文再從另外的角度來造景。好看不好看文案的引導性很弱,主要靠設計。用文案來表達好看,就必須要有一個標尺來衡量,什么是好看?

譬如我們有一款中式荷花圖案的四件套:

“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蘇幕遮》周邦彥“

碰巧就有這么半闕詞是寫荷花的,而且境界美的一塌糊涂,干嘛非要自己瞎編呢?能好的過這半闕嗎?這是王國維認為寫荷花最好的詞,就連他最喜歡的詞人寫荷花也不如這半闕。有了現成的標尺可贊美圖案,接下來就是勾連上關系,造一個景來勾引人:

“扯闕清詞蓋身上。體膚舒爽,染得荷花香”——<風荷舉>(產品名)只為眼光獨到的你”

用“眼光獨到”拍受眾馬屁。但是這個調調起的太高了,已經到了不說人話的地步,還有生僻字,只能做設計的配文。還能用什么標尺來借力呢?大師設計丶明星同款丶獲獎作品等等這些都沒有根據,還有一些無論怎么著都可以寫出來的詞兒:

“大師級圖案設計”丶“國際主流設計元素”丶“日本禪意設計理念”(日本的禪意設計是很多行業的主流風格)等等,加之情景:“高品味生活”之類的模糊寫法。

這些詞兒是共享的,把這種方向具體到私有化的程度,就是營銷的功夫了,本文不贅述,以后有時間始稷單獨從營銷層面來寫。

我們看到過“內衣選的好,老公回家早”的坊間著名slogan,四件套雙人用的比例性相當大,由女性來選的比例也很多,“老公愛上床”可以是一個側面烘托好看的標尺,所以也可以這樣造景:

“換上始稷家紡,老公關機早上床”

這是一句沒有節操的文案,適合不嚴肅的品牌。這句文案里有兩個細節,第一個是用老公不用男朋友,因為涉及到上床,雖然法律現在開放了,現實也是極為普遍,但廣告也不要這么用(合情合理還要合法)。第二個在于“上床”是雙關,這種一點就通的雙關并不多見,如果不能一點就通,雙關就不如不用。

先放下好看,構思好畫面放給設計來體現。正兒巴經的回頭來看,由此可以找到一個引帶舒服丶健康的切入點造景——裸睡。

“斜雨拍窗沐浴后,WIFI滿格裸身眠”

“始稷家紡的裸睡觸感,就像是婚禮后,卸過妝洗完澡數錢時一樣舒服”

“每平方厘米9503個透氣孔,讓裸睡如夏日夜雨/冬日暖陽般舒適”

同樣是造景,以上三句文案是逐級遞進的關系。第一句情景的匹配度高,但是產品關聯弱;第二句是情景匹配弱(感知強),但是產品關聯度高;第三句結合了“精”丶“氣”,兼顧了強感知的匹配和高度產品關聯。

最后一句“9503個透氣孔”(由密度換算而來),光被罩透氣有用嗎?說有用那是蒙人的。所以在中間加上被子的關聯銷售就很自然了。

四、還形——調句式

精丶氣丶神過一遍之后,形成整篇文案后,你會發現句式上可能不夠和諧。策略還要回歸于表現,所以文案形體的梳理也不能少。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里說:“駢文易工而難學,散文易學而難工”,中國文學的獨到體裁就是人人都能刷兩筆的駢文。從駢文到律詩丶對聯,到現在各式各樣的文章體例,對仗句式得以幸存下來。在廣告文案中,更是屢見不鮮。

譬如“毛派”營銷捧上神壇的:“打土豪,分田地”,用沒有數字的數學給到切實利益。

并列關系的對仗句式:“人靠衣裝,美靠亮莊”;

延續關系的對仗句式:“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

因果關系的對仗句式:“人類失去聯想世界將會怎樣”;

問答關系的對仗句式:“挖掘機技術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

轉折關系的對仗句式:“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

廣告文案常用的對仗句式有這五種。

最安全的中文廣告文案就是對仗句式,兩句話可以表達兩重意思,且帶有層次。很容易被記住。

我們從小接受各種教育slogan熏陶,唯有“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記憶最深刻,什么“博學丶篤行”之類只是碎片很難記的清晰。中國最高學府清華大學的校訓,是取自《易經》乾丶坤兩卦<象詞>的“自強不息,厚德載物”還是對仗句。

始稷仍舊以家紡為例,試舉五種對仗文案:

并列關系的對仗句式如:“時裝看巴黎,家紡看始稷”;

延續關系的對仗句式如:“最美好的地方是被窩,最舒服的被窩在始稷”;

因果關系的對仗句式如:“精紡綿紗兩千米,為您美夢方寸間”;

問答關系的對仗句式如:“要舒適也要時尚?請選擇始稷家紡”;

轉折關系的對仗句式如:“裸睡貼身須謹慎,始稷家紡才放心”。

有一個老梗:男公廁里最有名的“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不靈,小便池下的地面上仍然一片尿堿。后來改成“尿到外邊,說明你短”,就很少有尿不利索的了。這個梗說明了一個什么問題呢?從策略上看是利益設定帶來的心理反射不同,從文案上看是句式不同。在廣告文案中,一般情況下:祈使句丶陳述句丶疑問句丶設問句的廣告效果是遞進關系。祈使句是最應該謹慎使用的句式。誰會喜歡被廣告下命令?所以不如商量丶引導丶暗示有效。

“四步文案法”精(數字)氣(情感)神(情景)形(句式)在整篇文案中都具備了,一篇文案的基本構架不會有太大毛病,具體的效果就要看內容策略了。同樣的數字丶情感丶情景丶句式,都有不一樣的表達效果。寫到無處著手時,就用精丶氣丶神取其一。當寫完文案讀出來偏離目標時,回過頭來再看看開頭的文案功能,軸承丶跟班丶翻譯三大功能是不是有所疏漏。

最后,用王勃大作《騰王閣序》的經典對仗句收尾:“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喜歡拽的文案可以把這句當成“四步文案法”的范例來看,精丶氣丶神丶形齊備。

精——有數字;氣——有感情;神——有情景;形——對仗句。

再從這一范例中返過來,看拿掉精丶氣丶神丶形會是什么樣子。

傳說王勃死后,騰王閣常常有聲音誦讀這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附近的人都覺的這是王勃的鬼魂。一日,聲音又反復出現,一個胖子聽膩歪了,大吼道:“念什么念,這么肥(有多余的字)的句子還好意思念”,從此這個聲音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個句子確實可縮寫,至少“與”丶“共”可拿掉,但拿掉真的好嗎?

拿掉精: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同色;

拿掉氣:霞與鶩齊飛,水共天一色;

拿掉神:落霞野鴨飛,渾水暗天連(整句都是情景,拿不掉,只能破壞);

拿掉形:霞與野鴨飛,水天一色。

失去精丶氣丶神丶形是什么樣,自己感覺罷。

還是那句話:策略無定式,文案無定法。意思是不限于某種方法,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不代表沒有任何套路的東一把西一把。

有興趣做玩微信營銷的朋友可以關注我們的微信官方網站http://www.weixin0335.com/。給您最奢華的營銷享受。

相關文章《我教你怎樣才能讓你的品牌成為神話

©2010-2014 秦皇島易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我們專注于微信開發 | 網站建設 冀ICP備12004938號-3